绥化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纨绔邪皇 二四九章 世阀根基(第三更)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1:46 编辑:笔名

纨绔邪皇 二四九章 世阀根基(第三更)

PS:订阅低迷,月票和推荐票也在暴跌,写书不易,开荒拼命三更求票,求大家给俺动力!

※※※※

当嬴冲的马车,从天工坊门口缓缓离开时,此行一直都不发一语的郭嘉,忽然张开问:“国公大人之意,是准备对恒祥号出手么?”

“确有此意,恒祥号与天水周氏,都是秦境儒门世家最大的财路来源。我与儒门有世仇,日后可能是死敌。要想克敌制胜,那就定需先将这两家打垮不可。”

嬴冲微微颔首,却又神情微黯道:“可惜现在本公势小力弱,怕是奈何不得他们。只能先做些准备,日后不至于无备而战,”

郭嘉闻言微微颔首:“原来如此!不过要想撼动两家,必得在盐道上下手,此事不易。”

嬴冲闻言也是默然,这世间的贸易,以盐铁粮茶布丝为最大六宗。而大秦因地处西陲之故,最缺的就是盐。

而恒祥号与天水周氏,则是大秦排名前一前二的盐贩。他们所得之盐,或是购于齐鲁儒门,或是产于魏国盐池――那同样也是儒门势力极盛的所在。

所以他嬴冲要想打击这两家的盐路,可谓是难比登天,没有半点的可行性。

而只需盐路还在,两家的根基就还在,无论在商场上经历怎样的重创,都可迅速恢复。

“我听说青海有盐湖数百座,蜀地亦有盐井,不过此事不急于一时。”

说完这句,郭嘉又问:“殿下购置这么多墨甲,是准备要扩军?可兵源何在?”

在安国公的封地中,有民数万户。不过据他所知,此时解县封地之民,因武阳嬴氏历年造谣生非之故,并不太信任嬴冲――民心未稳,则军心难定。现在的解县,并非是很好的兵源来地。

且这一时半刻,那些新募之军,也难有多少战力。

“兵源是我父旧部。”

嬴冲从虚空戒中取出了几封书信,交付给了郭嘉:“我父嬴神通,光是‘权神威军节度使’一职就做了七年之久,之后又做了三年的洛州节度使,麾下府军十七万众,又有苍武军,射阳军,神威军,共二十万人。这些军伍,历年退役之兵达二十万人之多。此外神鹿原外围溃散之军,亦有七万。这些人中,仍有近半可用。”

后来关东六国联军攻秦,周围诸军镇坐视不出,洛州几乎以独力抗关东。嬴神通虽屡战屡胜,可最终却因人出卖,败于神鹿原中。

那一战,因嬴神通及神威军全力断后之故,外围诸军大半都保存了下来,使苍武军与射阳军根基未失。

此后大秦失地三千里,几乎被迫退入函谷关,也使无数洛州秦民涌入到关西秦境。这些退役之卒,也随之入关西,四年来大多都生活窘迫,甚至衣食无着。又因神鹿原之战,关西诸军坐观不救之故,许多人对关西的世阀将门恨之入骨。

而这些人,都是他最可靠的兵源。只需嬴冲能为他们,寻一安身之所,就可以部曲视之。

“那么国公大人扩军三镇。又意在何为?”

“分一杯羹!流民之乱难免,不忍冀宛二州田土荒凉。”

“学生明白了,想必大人之意,是为那些洛州世家?”

郭嘉笑了起来,北方大水,流民之乱已是无可避免。那时必定有无数的地方豪族与世家,被牵连波及。

而大乱平息之后,则定有无数的田地空置出来,足可养活数百万人而绰绰有余。

嬴冲此举,不但是为安置那些退役之卒的家属,也是瞄上了洛州那几十个,同样被神鹿原之战牵连到的世阀。

洛州地处关东,是大秦最兵凶战危的所在,那边的世家,几乎全是这几百年来新近崛起的将门出身。

五年前的嬴神通固然是被人捅刀,可这些洛州新晋世阀,不也同样是被人出卖?

这些人与嬴冲可谓是同仇敌忾,天然就是同一立场。

而一旦嬴冲能使这些家族,重新有了安身立足之所,那么日后这些将门,都必是他最可靠的助力。

思及此处,他就不得不佩服嬴冲的气魄与眼光,

什么是基业?这就是基业!二十万退役之卒,三十余家将门,甚至还有百万计的洛州失地之民。一旦嬴冲的目的达成,那么这位只需财力足够,就随时都可在冀宛之地,拉起二十万以上的大军。嬴冲根基薄弱之患,亦可一举弭平。

“明日动身去解县之后,我会为国公大人尽心筹备此事。”

郭嘉抱了抱拳,镇重其事:“也请大人,将王猛师弟借我一用!”

此事关系到安国府日后称雄秦境的根基,郭嘉的眼神,不禁略显兴奋。接下来无论是扩军,还是夺田安民,都容不得他不尽力

。可只他一人,则仍力有不足,加上一个王猛,才能尽善尽美。

“正要借助他的经营之能!”

嬴冲笑着回应,而后又歉然的望许褚:“我与郭先生自顾自说话,倒是怠慢了虎郎,怕是会觉我二人之言枯燥?”

“怎会?”

许褚掩饰着目里的精芒,大笑出声:“我虽是听不太懂,却知国公大人与郭先生所言,必为振奋人心之事。能入安国府,亦为我许褚之幸!”

这二人中,郭嘉的谋略,他是素来深悉的,并不以为奇;可这位少年国公的雄才大略,他今日却也算是领教了,确是非同寻常。

而当他语出至诚的说完这句之后,就又手抚着指上的‘虎神’灵戒。此时许褚更迫不及待,想回到安国府中,将这尊神甲炼化。

当嬴冲回到了府里的时候,就得知了那聚盐阵已经完成了的消息。

他听闻之后,就立时赶过去看了一眼。发现那聚宝盆,正往外喷着仿佛白色细沙般的精盐。而旁边的云真子,则是唉声叹气,神色怅然的说着:“夫人她的阵道造诣,真让小修佩服到五体投地!小修研究此阵月余都未有头绪,她却只花了不到半个时辰。真让人匪夷所思,难以置信。真不知夫人她,到底是出于何人门下?”

嬴冲心知这是怎么回事,这家伙正为他悬赏的十万金飞走而惋惜呢。不过这倒是个好消息,意味着他手里又多出了一笔财源,每年多出几十万金的收入。

至于叶凌雪的阵道造诣,那更不用云真子说。能够在百骨神庭中,短短时间里构造出一个如此完美的丹阵,又岂同凡流?

接下来是设宴款待许褚与郭嘉等人,可惜这位虎郎心挂着自己的‘虎神’甲,并无心饮宴。嬴冲看在眼中,不禁暗笑,于是很体贴的早早结束了宴会,任由许褚离去。

而随着夜色渐深,嬴冲再次来到自己婚房前的时候,却是神情略显踌躇,(未完待续。)

汉中治疗白斑病费用
平顶山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阳江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汉中治疗白斑的医院
平顶山治疗包皮过长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