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化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當藝術遇上微博藝術展因此變得觸手可及

发布时间:2019-11-08 23:50:22 编辑:笔名

当艺术遇上微博 艺术展因此变得触手可及

如果你想到北京的宋庄美术馆看展览,从离它最近的地铁站下车换乘公交车需要乘23站,才能抵达这个远在东六环外的目的地自3月起,宋庄美术馆在微博上启动了一项特殊的作品征集活动:你的世界——第二届当代艺术微博大展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微博发布作品,不论你身处何地,都可以从宋庄美术馆的微博上看到参展作品这就意味着,那23站的距离变得触手可及作为宋庄美术馆馆长,方蕾正是根据宋庄的劣势,才想出这样一个方式去打开“疆界”:“相较于中国美术馆、今日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来说,我们对城市的辐射力度不够”因此,方蕾选择了“微博展”,希望用它改变传统意义上的美术馆的展览概念,希望“艺术可以深入到广泛的人群中,尽可能地实现‘人人都是艺术家’的理想”由此,公众可以随时打开微博欣赏参展作品,而这些作品可能比你在某一展览中看到的丰富许多有根据十二星座故事创作的艺术微喷作品《摩羯》,有长着翅膀、做出起飞姿势的雕塑《我想飞》,也有只用霓虹灯光做出四个大字“别来无恙”的作品《我爱每一个人》点开这些参与者的主页,大多并非是经过微博官方认证的“艺术家”,但他们却能与艺术家在同一平台上展示作品2012年,微博大展已经举办过一回展览选在传说中的世界末日——2012年12月21日,“我们用艺术的方式与这个世界一起存在,如果幸运的话,各位都将进化”在展览开始前,方蕾曾这样说那是一个有192位艺术家参与其中的展览在活动的大合影中,美术馆的楼梯被占满,有的艺术家只露出半个脑袋,想要从中找到方蕾和宋庄美术馆首任馆长栗宪庭都有点儿费劲艺术家薛征曾参加过第一届展览,今年,他又在微博上“投递”了自己的作品薛征坦言:“刚开始创作时,我特别希望自己的作品有机会展览此前,我常通过艺术圈里朋友的关系去参展,也曾自己找画廊去谈”时间久了,他的心态发生转变:“艺术家最重要的使命是完成作品,至于能不能展示、在那儿展示并不是特别重要”薛征在不经意间看到了微博大展的信息,就参加了“作为艺术家来说,创作时间比较宝贵,我没有太多时间和耐心去寻找征集作品的信息”薛征所说的参展困境,并不少见方蕾认为微博这种新的展览方式或许可以改变这一情况“有人认为展览是圈子化游戏有两层意思,一是艺术家和策展人有小圈子,每次展览都是同一群人,并非对整个艺术界开放,其他艺术家想进入很困难其二,整个艺术圈在面向大众时,也局限在小圈子,跟大众的接触并不多”方蕾认为,微博展览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这时的美术馆不是静态的、陈旧的样貌,它参与到公众的日常信息接受系统里公众是阅读者,甚至是批评者艺术家在这样的展览里,接受观众的检阅,又能即时与之交流”但微博能否打破圈子游戏,艺术家们也存疑藏族画家嘎德认为:“小圈子的形成不是艺术家们主观形成的,这涉及一系列问题,比如艺术教育体系中对当代艺术普及教育的缺失,受众的艺术素养及相关知识的储备不足等微博展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拉近与大众的距离但关注微博展的大部分人还是专业人士,所以目前看微博展还不能根本上改变这一现状”尽管不能完全改变,但这样的尝试被认为是一种进步,尤其是将微博与当代艺术结合在一起嘎德因为参加微博展才注册了一个微博账号,现在他已成了微博控在他眼中,微博本身就是当代艺术,所以当代艺术通过微博来表达是最准确的“在传统传媒中,艺术家往往处于被动的地位,而在微博世界中,艺术家创作和表达的平等和学术的民主,会增加年轻艺术家和边缘地区艺术家参与和被认知的可能性既然这是个人人都可以参与的展览,不免有人担心,其标准是否会降低方蕾认为,无论形式如何,标准不会改变她记得去年有位参展艺术家年仅11岁,刚看到他的作品时,方蕾并没有想到他年龄那么小,因为“他的技术相对比较老练的,甚至比一些其他所谓艺术院校毕业的艺术家好”因此,微博大展或许会公平地发现更多新的艺术家,甚至是普通人“当整个世界变得开放,社交平台都打开,很多艺术形式也发生了变化,普通人也能参与其中,比如摄影但是,越容易,其实越难”在方蕾看来,在这样一个“人人都是艺术家”的时代里,门槛低,如何脱颖而出,就是对艺术家提出的挑战这可能对艺术家的判定提出了更高标准正如栗宪庭所说:“‘人人都是艺术家’它的实质就是把艺术的权利放回在日常生活中,真正成为人的心灵拯救的途径但是,另一方面,艺术体制所有的层面、所有的环节,又都是在选择成功的艺术家,这和‘人人都是艺术家’是一个悖论,这个悖论,对艺术家是个考验,你是看重名利,还是灵魂的自我拯救”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