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化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热血图腾 第077章 阴阳道人

发布时间:2019-10-12 21:12:05 编辑:笔名

热血图腾 第077章 阴阳道人

密室之外,阴阳道人不慌不忙的走进一条回廊,循着隐隐传来的激斗声而去。

他本是夏国修真士,因为体质特殊的缘故,修炼的是天地不容的邪门歪道,最爱干那采阴补阳、采阳补阴的勾当,犯下了累累血案,是以不容于夏国,被列为排名前一百的甲等通缉犯,赏金极高,常年受风神军、各地巡捕营,乃至赏金猎人的追捕,无奈之下只好远遁境外,继续修炼作恶。

一年多前,此人遇上一个来自星月帝国,失了国、死了王的王族家庭,盯上了拥有破境修为的王妃,本欲将之劫走后肆意采补,结果不打不相识,一场激斗后,竟被那王妃招募为宾,与之一同干起了杀人抢劫的勾当。

星月人抢劫,是为了积累财富,图谋复国,甚至野心勃勃,奢望得到帝位。

阴阳道人作为一个无牵无挂的修真士,视金钱为粪土,只想得到用以修炼采补之术的上佳炉鼎,所以也乐得跟这些人合作,图个稳定、长远,打算等待得腻了,再随便找个机会,把那个具有上佳炉鼎资质的王妃掳走,绝对是一桩美事。

道人一边走一边盘算,这一次该不该趁火打劫,夺了那王妃,一走了之。他忍了近两年,还真有些忍耐不住了。更何况既然来者是风神军,定然有实力相当不俗的大人物出马,也该是挪窝跑路的时候了。

只不过,他还没想法除掉王妃最为倚重的那个男人,前星月国双星将军纳赛尔,到底不放心。那人实力非凡,又跟王妃关系匪浅,留着绝对是个麻烦。

除此之外,他也有点舍不得那个紫眸小姑娘,要知道,得到紫族血脉的机会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啊!

权衡利弊,他暗暗有了主意,如果此战能撑到拜火城大军赶到,未尝不能多盘桓一阵子,万一碰到硬茬子,再闪不迟。

“哦?还真是个少年人呀!”

道人来到大堂,看到一个手持锯齿怪剑的少年在一只猫类灵兽的辅助下,正与那王妃激斗,战成一团,略微吃了一惊。

“倒也不错……”

道人阴阴一笑,便要上前助战。

蓦地,他嗅到一股淡淡的酒香味,瞳孔紧缩,脸色剧变,两脚像粘在了地上,再也迈不出一步了,心中惊道:“该死!竟然是那个男人!”

“砰砰砰……”

穹顶上的天窗被密密麻麻的剑气击碎,袁九刚从天而降,面朝下直扑阴阳道人。

道人惊得肝胆俱裂,连忙挥动拂尘,不要命的催动灵力,长长的绿毛搅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挡在头顶,勉力接住那一道道犀利的剑气。

“阴阳道人!你的死期到了!”

袁九刚在刺耳的玻璃破碎声中落地,一声怒喝,一掌狠狠劈向道人。

一个淡金色的掌印离手而出,见风就涨,瞬间变成车轮大小,朝着阴阳道人轰轰撞去。

道人双手紧握拂尘,朝前一捣,绿色长毛炸开,一根根变得笔直,恍若一只狰狞的巨型海胆,纵然一辆铁甲战车撞来,也能刺得稀碎。

然而,面对金色大手印的威势,这防御简直就像纸糊泥塑的一般,摧枯拉朽,被层层破开。

“嘭!”

绿色长毛消耗殆尽,拂尘长柄随即炸碎,道人被一击撞飞,撞断一根立柱,又撞到墙壁上,才落到地面,忍不住口喷鲜血。

袁九刚得势不饶人,如影随形,踏风而至,又是一记金手印,照着阴阳道人头顶拍下,想要来个赶尽杀绝。

道人临危不乱,大喝一声,声音竟由女声变成了充满刚厉气质的男声,单手朝上一丢,投出早就准备好的救命符箓。

“哗!”

一片黑色霞光一卷而起,瞬间就将金色手印连同袁九刚包裹在内。

金色手印虽然受阻,余力尤在,冲出黑霞后,重重拍到地面,径直拍出一个三寸多深的大手印。

就这一恍惚的功夫,阴阳道人已然闪避开来,直接跳窗逃跑了。

黑色霞光之中有七条异物游动,好似传说中的鬼魂,呈北斗方位紧紧附着在袁九刚周遭,驱之不散。

“托天印!邪魔退散!”

袁九刚一手掐诀,一手朝天,五指揸开,只是那么一托,一股无形的威压轰然释放开来,七条异物惊鸣着荡开,消失无踪,黑色霞光也随之化为乌有。

“好妖道!”

袁九刚面沉如水,他好容易遇上这个多年前失之交臂的甲等通缉犯,哪里愿意就此放弃,跳窗急追出去。

阴阳道人的战力远远及不上袁九刚,逃奔的功夫却属一流,也不知用了何种诡异遁法,已然不见了踪影。

袁九刚提气一纵,飞檐走壁,掠上庙顶,举目四望一周,就见周边早就被杀戮声所惊动,城民皆骚动不安,一片乱象。东西两个方向,各有一支近千人的兵马赶来,避风灯的光亮连成一片,像是两条在黑暗中爬行的巨蟒。

至于那阴阳道人,则连个影子都找不到,不知是躲起来了,还是已经跑到视线难及的地方了。

“就算拼上开一次天眼,也要把此人除掉!”

袁九刚眼神一厉,咬破右手拇指,在眉心抹出一道血痕来,两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血痕之上赫然现出一枚淡金色的竖眼,散发着淡淡金光,观之吸噬人的目光,令人失神,蔚为神奇。

这便是传说中的“开天眼”,道门里的无上大神通之一!

他用肉眼看不见,用天眼则看得一清二楚,只见位于城南的贫民窟窄巷中,阴阳道人浑身裹挟着一股阴森森的鬼雾,本人一动也不动,却像腾云驾雾一般快速前行,速度比及普通战马还要快上个两三倍。原来,其身下有八只小鬼,正合力抬着一架鬼轿,驮着此人往前奔行呢!

“鬼门鬼影遁法,八鬼抬轿?好个阴阳道人,采补害命不说,还使那炼鬼之法,豢养阴物,我不杀你,天理何在啊!”

袁九刚解下腰间酒葫芦,右手掐剑诀,轻轻向上一引,长着枝叶嫩芽的盖子自动弹开,从葫芦嘴里冒出来一团酒水,凝结成一个龙眼大小的水珠儿。

“哗!”

这水珠凭空自燃,瞬间绽放出堪比太阳的光辉,令人难以直视。

“仙剑,去!”

袁九刚剑指朝着阴阳道人背心遥遥一戳,炽烈的火团当即化作一道拇指粗细的赤焰剑气,飞虹贯日也似向远在千丈之外的道人飞去。

阴阳道人虽说逃得急,几乎慌不择路,实则有恃无恐,已经放下心来。他对自己苦心孤诣炼出来的鬼影遁法“八鬼抬轿”之术信心满满,自信即便是凶名赫赫的酒仙剑袁九刚,也拿他没有办法。

忽然,他感觉背身发凉,直透心肺,紧接着就察觉到一道气势惊人的剑气正朝自己飞来,骇得手脚冰凉、魂魄齐颤,毫不犹豫,从随身的褡裢里掏出一尊攀龙附凤的牌位来,回转身举到面前,一副将之当作盾牌来用的模样。

这牌位上书“天地君亲师”五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端的华美精致,却古旧斑驳,布满岁月流逝的痕迹,乃是一件珍珑木材质的古物,少说也有上千年的历史,来历绝对不浅。

事实上,此物乃是天武大帝林泽一统天下之前,吴国太庙里所供奉的一尊圣牌,因为常年受人参拜,吸纳灵气,沾染因果,甚至藏匿着一丝关乎天下大势的气运,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

吴国是七国中亡得最离奇、最可笑的,因为该国不是亡于大规模战争的失败,而是被人数少得可怜的斥候军团里应外合,轻易颠覆掉的,而这所谓的斥候军团,便是风神军的前身。

灭国战争是所有战争中最为残酷的,吴国败亡之后,吴太庙照例被付之一炬,绝大多数的祖宗灵位、神像等被焚毁,成为历史的尘埃,而这尊牌位却被人抢了出来,偷偷保藏着,不知是为留个念想,还是存有复国的野望。

只是时光无情,历经千年悠悠岁月,这牌位先是失去传承,而后或是买卖交易,或是杀人夺宝,几经周折,最终竟落入阴阳道人这个奸邪之辈手中。

剑气转瞬即至,牌位无需催动,察觉到危机后,自行散发出一股堂堂皇皇的浩然之气,罩定本身的同时,也护住了拿着牌位的阴阳道人。

“轰!”

赤焰剑气刚一接触到气罩,一道白气从牌位中飘起,直冲天穹。

紧接着,磅礴的力量好似无中生有,从四面八方狂涌而来,从高空灌顶而下,混同浩然之气,变成防御力极强的真罡之力,剑气虽利,半分都不得透入。

然而,这道剑气并非仅有一击之力,仍被千丈之外的袁九刚遥遥操控着,后力绵绵不绝,不断的往前冲击。

反观那真罡之力,来得快,去得也快,正在迅速地消散。这也难怪,如此超绝的、不该存在的力量,本就是不容于天地的。

“破!”

袁九刚大喝一声,用足力量,剑指狠狠一戳。

真罡之力被破,牌位被击开一个孔洞,赤焰剑气结结实实打进阴阳道人的胸膛里。

阴阳道人一个趔趄,倒在鬼轿上,怀中被击破的牌位一刹那间化为灰烬,一块碎片都没有留下。

此物全凭一丝神秘力量的支撑而存在,那力量消失之后,自然再也保持不住原来的形状,即使是珍珑木也不行。

吴国当年被天武帝用斥候军团所灭,如今仅存的一丝气运也被风神军精干人物袁九刚打散,前后一千年,冥冥之中,似乎自有定数。

牌位虽被破,短时间内释放出的力量却不容小视,袁九刚的剑气被阻截了十之有九的力量,待打到外穿法衣内着宝甲的阴阳道人身上,当然造不成太大伤害。

“该死的酒鬼,你等着!今日的礼,来日必当加倍奉还!”

阴阳道人怨毒的看着袁九刚所在方向,用阴恻恻的女声说道。

那牌位曾数次救他于危难之中,可说是他最珍贵的保命之物,一击被毁,他的心在滴血啊!

袁九刚又是开天眼,又是御剑于千丈之外,一下子消耗不小,稍稍有些力乏,想打出第二击,已是来不及了,想亲自去追,遗憾也脱不开身。仙剑既出,竟未能一击杀死那道人,实在出乎他意料之外。

他朝空中打了一个唿哨,未久之后,就有一位气质沉稳的鹰骑士驾驭鹰兽降临。

“阴阳道人中了我一剑,剑气入体

,应该撑不了多久,命你即刻带一人前去追踪剿杀!切记,那道人法宝众多,擅使诡计,一定要小心为上。另外,绝不可深追,免得被婆娑帝国俘虏!”

“喏!”

鹰骑士架鹰翻飞,一声唿哨,另一位鹰骑士从高高的夜空扑下,两架一同向阴阳道人逃走的方向飞掠而去。

……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怎么样贵不贵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价格贵吗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网上预约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上班时间
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在线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