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化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最强法宝商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夹击

发布时间:2019-09-26 00:38:02 编辑:笔名

最强法宝商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夹击

刚走出树林的图拔虎和手下,在傍晚的微光中隐约看到一个人正往山上爬,在灵息犬兴奋的吠声中再仔细一看,正是他们要追杀的人。

图拔虎和手下精神一振。

虽然心里有点奇怪:怎么只有一人。图拔虎仍立即下令:“快追!”

已经相当疲惫的士兵拔腿就追。

张之良转过了头,看了图拔虎和他手下一眼,假装惊慌,大叫:“哎呀,不好!”转头就跑。

刚跑过第二个转弯处,图拔虎和手下已经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一群人停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气。

不远处,张之良也假装跑不动了,弯着腰在那喘气。

图拔虎心里很可惜地想:还有弓箭手就好了,此时定可以把前面那小子射死。

在一次几乎与其他追杀小队围困住陈德和张之良后,图拔虎曾经从其他小队那里,重新得到两个按山都峻峰的指令调配过来的弓箭手。

可是这两人都是对自己的箭技很自负的人,在听到前面的两位弓箭手在近乎箭技对决中,被陈德几乎同时爆头时,都表示不相信,并嗤之以鼻:一个小毛孩再厉害也是有限的,这样的结果是不可能出现的。

而且表示,如果是他们,陈德早就被射成筛子了。

不久,陈德决心除去这两个弓箭手时,故技重施。这两个弓箭手毫不犹豫地就和陈德进行箭技对决,可惜的是,一死一重伤。

图拔虎的手下中,再次没有可用的弓箭手。

图拔虎缓过劲来后,命令手下士兵继续追。

正在前方等着的张之良,见大竺兵追来,他也拔腿就跑。

图拔虎和手下觉得腿越来越沉,但见到前面的大元小子也是一付精疲力竭的样子,不肯示弱,显得连一个小孩都跑不过,便一直追追停停地缀在张之良的身后。

那只灵息犬的耐力显然比这些大竺兵好多了,它倒是轻松地跑在刀盾手之后。

图拔虎显然不敢让灵息犬受到损伤,只要一见到陈德和张之良,他便习惯性地让灵息犬躲在刀盾手之后。这就让陈德一直没有机会射杀这只对他们威胁极大的异兽。

不知不觉间,张之良已经将图拔虎和手下引到了这座山的最陡峭处。他开始留意让他热血沸腾的尖啸声。

很快,张之良期待中的箭啸声响起。

以他的耳力,清晰地听到是间隔极短的连续三声。

正是陈德的连珠三箭。

陈德的目标正是那灵息犬

最强法宝商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夹击

,为了一击得手,就用连珠三箭封住灵息犬可能躲闪的方位。果然,向左躲闪的灵息犬被一箭射中了右臀,发出一声让图拔虎心惊肉跳的惨嚎。

受伤的灵息犬行动变得迟缓,陈德抓住机会,一箭射中它的脖子。

射杀灵息犬后,在之字形山路上,站在高一层的陈德快速地,向下面的山路上,把后背露给他的刀盾手连发数箭。

虽然天色已经昏暗,但是陈德和张之良目力远超常人。对于箭该射何部位,陈德看得很清楚。

图拔虎和手下吸取了教训,身上都披挂着比盔甲轻许多的皮甲,护着要害部位。这些箭基本都招呼在腿上或是手臂上。几乎箭无虚发,刀盾手纷纷受伤。

陈德的弓弦声响起,就是张之良返身杀向大竺兵的信号。

这一下,这群十二三人的大竺兵就陷入了两个大元少年的前后夹击。这个举动的确是胆大包天,以两人之力竟然敢夹击十几人。

图拔虎和手下终于明白过来,他们中计了。

两人先是以逸待劳,然后以一人引诱他们追了好长一段山路,让他们的体力几乎耗尽。

另一箭法神准者则利用地形埋伏起来,待他们进入埋伏者的伏击范围后,埋伏者则位于他们身后高处,突然发难之下,先射杀了灵息犬,又射伤四个刀盾手。

诱敌者返身向他们冲杀,竟然以两人之力对他们进行夹击。

图拔虎是经历过战阵之人,他很快冷静下来,做出了合理的应对。

图拔虎下令:队伍前后调换位置。

他的意图是:后面的长枪手往前准备格杀冲过来的持刀少年,前队受伤的刀盾手往后移动,用盾牌抵挡箭矢攻击。

这前后调动,在这狭窄的山道上形成了短暂的混乱。

陈德抓住这个机会,连发数箭,扩大战果。

掉头中的刀盾手,露出了面门的要害,结果被陈德射中两人,结果一死一重伤。因与刀盾手相互避让,动作迟滞的长枪手,被陈德趁机射伤三人。

擒贼先擒王,心里这么想着,陈德马上以连珠二箭的箭技箭射图拔虎。

图拔虎果然比他手下的武艺要了得,虽然身体疲惫,仍然用手中刀快速地格飞两只箭。虽然避开了陈德的这一攻击,但使得原本位于队伍中间的他竟然不敢如原本计划那样,冲到前面先解决了张之良。

图拔虎心里清楚,如果他往上冲,势必将后背曝露给陈德。在如此的光线中,图拔虎从刚才攻杀他的两箭中判断出来,陈德可以准确地射中他后背没有皮甲遮掩的身体部位。

从图拔虎干净利落地格飞两箭,陈德知道他的功夫比张之良要强很多。他便留了个心眼:只要图拔虎转身,一定要用箭攻击他。

看到猛冲下来的张之良快要冲到大竺兵跟前,陈德决定先帮他一把。

两箭射向最前头的两个长枪手。

长枪手身旁的两个刀盾手,听到弓弦响后,想用盾挡住箭,因为受了伤,加上在这昏暗光线中看不清箭的来势,没能挡到。两个长枪手被箭从后射中手臂,战力大降。

猛冲下来的张之良气势如下山猛虎,一个大竺兵抢先一枪扎向他,张之良用刀拨开枪后,去势不停,进步挥刀,一刀斩在了那士兵的脖子上。

只一招便斩了一个大竺兵,使周围的大竺兵的士气再遭打击。

又有两支长枪一左一右朝张之良扎来。基础刀法、步伐很纯熟的张之良以刀拨枪,然后进步挥刀。那两个长枪手手臂中刀,拿不住手中枪。失了手中武器,两人只有往后退,他们身后的士兵则向前挡住了张之良。

在张之良和大竺兵拼杀时,陈德因前一轮的急射,感到两支手臂酸麻胀痛,只好开始放松、调息。

但,他的双眼则紧盯着对张之良威胁最大的图拔虎,如果图拔虎转身朝张之良杀去,他要拼尽全力射杀图拔虎。

剩下的两个刀盾手,此时持盾围在图拔虎的身前。图拔虎高他们一筹的武艺和体力,现在成了大竺兵脱困的最大的依仗。

此时的山路上的战场,形成了一个诡异的态势。

上半部,张之良和大竺兵的拼杀是鲜血四溅,后半部则是平静的对峙。图拔虎持刀静立,持恢复体力后,再斩杀对手的打算。而且,山路狭窄,人多则不好施展。

和大竺兵拼杀的张之良是越战越勇,手中刀砍中了几个大竺兵后,信心越来越足。

疲惫不堪、士气低落的大竺兵在龙精虎猛的张之良的压迫下,有两个士兵因看不清脚下,先后跌落下陡峭的山坡。

张之良又砍翻了三个大竺兵后,最后还剩两个退到图拔虎身边。图拔虎此时恢复了部分力量,但是他身边只剩下了四个还有战力的手下,其中两个身上还带伤。

看着手下死的死、伤的伤,图拔虎决定要先拿下持刀少年,然后就有了翻盘的希望。他吩咐了两个刀盾手几句,然后立即向张之良杀去。

陈德马上一箭射向图拔虎,但是,紧跟他身后的刀盾手用盾牌挡住了这一箭。又射了一箭,同样被盾牌挡住。

图拔虎已经杀到张之良跟前。张之良看着持刀杀来的,是比他高大许多的图拔虎,知道自己今天最危险的时候到了。

但是,他并不畏惧。

图拔虎的刀法经过战阵的磨砺,没有任何花哨的招式,施展起来一刀接着一刀地尽往要害处劈砍。

蓄势已久的图拔虎原以为三五招内,就能砍倒这少年。可是,他的估计完全错了,他这才明白,为什么他那么多手下,会倒在这少年刀下。

张之良平日里苦练的那些基本动作起了作用。

在他娴熟的撩、拨、崩、挡的手法下,“叮叮当当”十几声过后,他竟把图拔虎的这轮猛攻全部挡下。只是他的右手隐隐地胀痛。但是更激起了他的战意。

完全打出了火气,抑或是由猎杀者变成了被猎杀者,让他恼羞成怒,图拔虎忘记了他最初的策略。即,尽量不用动作大的招式,或进行大范围的挪移,以免失去刀盾手的掩护,给陈德以可乘之机。

张之良在图拔虎的压迫下,完全处于守势,步步倒退。

在图拔虎一刀砍向张之良颈部时,张之良挥刀拨开,但是这次的力量没掌握好,身形一晃之下,被图拔虎抓住破绽,一刀砍向大腿。张之良躲闪不及,被刀锋划伤右腿,“诶呀”一声,就摔倒在地上。

图拔虎看到如此的好机会,便向前扑,准备补上一刀,收割这个大元少年性命。

这一扑,就让身后的陈德捕捉到机会,又急又准的一箭“噗”的一下,穿透了他的颈脖。

图拔虎的刀仍去势不减,劈向张之良。

张之良就地一滚,险险地避开了图拔虎的临死一刀,也差一点就滚落山坡。

剩下的四人,见图拔虎死了,便全都往山下跑,希望能逃得性命。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公交地址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地址怎么走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的具体地址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具体地址在哪里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官网